身边的羽毛球故事:高进栢鲐背之年“羽”不休

身边的羽毛球故事:高进栢鲐背之年“羽”不休

时光荏苒,热爱羽毛球的高进栢已到了鲐背之年。作为北京老年队的元老级人物,他数十年如一日,早已将羽毛球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如果不经介绍,旁人很难看出精神矍铄的高进栢已经有90高龄。高进栢坦言自己是个“服老”的人,但是,关于运动与年纪,他俨然有一套经过亲身实践过的辩证观点。

“别人夸我跟小伙子一样,那是在忽悠我。老了就是老了,但不要总想着自己老了,要量力而行。虽然动作慢、反应慢,但我也做出了慢的反应。我的脑、眼、四肢都在动,谁说这样的慢动不是动呢!”骨子里的热情与豁达,让高进栢乐观面对生活,他在羽毛球的世界中以热爱诠释老有所长、老有所为、老有所乐。

说起高老与羽毛球的结缘,还要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那时,他被外派到印尼,任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机要员。那五年间,羽毛球成为高老业余放松的首选活动。他回忆说,在印尼随处可见打羽毛球的人,一般人家都会有羽毛球网。当时中国使馆院内也有两片场地,自己的羽毛球技术就是印尼华侨黄书海亲自教的。忆起当年,高老有很多难忘的事,“当年万隆会议时,黄书海担任周恩来总理的翻译,我也被安排在夜间总理住处的房顶上放暗哨。”经历过特殊年代,高老更懂得珍惜。他说:“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所以哪怕老了,我也要与老为伴,没有理由不去高高兴兴过好每一天。”

高老1988年离休,那会儿因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腿关节疼痛跑过很多医院,看了很多中医。他试过磁疗、电疗、针灸、按摩,都是暂时好转,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医生对他讲要静养,不要做剧烈的运动。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高老都在静养,但是腰、腿疼并没有见好。年轻时受益于运动的他,在长期缺乏运动之后,明显感到浑身没劲,精神不佳,就连吃饭都没有从前那么香。高老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就翻出了尘封的羽毛球拍,试着要动起来。

一开始,高老并不敢放开活动。因为长时间没有运动,恢复阶段多少都感觉有些不适应。打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腰腿既没有更坏,也没有好转,就决定继续运动,一点点加量。每周打三、四次,每次2个小时左右。就是这样坚持不懈,到目前为止,高老坚持打球已有三十多年。

进入北京老年羽毛球队后,高老的生活更加丰富。他先后参加过全国老年羽毛球比赛、全球华人杯羽毛球比赛,拿过140、160、170年龄段的男双、混双比赛第一名9个、第二名2个、第三名2个。凭借着对羽毛球的热爱,他被中国羽毛球协会授予“羽毛球业余运动健将”称号,近年还被评为“全国健康老人”及驻京老干部管理局颁发的“健康之星”称号。

现在,90岁的高老依然乐于以球会友。在北京老年队与他一起打球的,既有年龄相仿的老友,也有不少年轻人跟他学球。平时,高老会带着新人们打球,教基本的步法、手法。高老幽默地说:“和我打球,他们就不能杀球,需要跟我一起打控制球,这样既能巩固他们的基本技术动作,也充实了我们的活动内容。”

疫情来袭的2020年,高老也暂停过一段时间的羽毛球练习,但闲不下来的他每天会骑着小三轮车在军队大院转两圈。他看到很多因为疫情停学的小孩在空地上打羽毛球,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把他们组织起来,教他们一些基本动作和羽毛球的技术”。高老先去找了单位的两位领导,建议在院内小花园的空地画一个羽毛球场,虽然尺寸不够标准,但至少够孩子们用。高老自掏腰包买了一张球网,物业工作人员在两边打了地桩,插上水管,拉上了网,最简易的羽毛球场地便建成了。

那段日子,每天上下午都有孩子来学羽毛球。有的大人问学打球有什么条件,如何收费。高老讲:不收费,带拍来;来去自由,打球时间自己定。

为了便于孩子们用球,高老用三轮车运去了一筐又一筐的羽毛球。他说,球都是从老年队和儿子俱乐部收集来的旧球,足够孩子们练习用的。球场上,高老对孩子们要求严格,要有秩序地排队训练,练习途中也不能随意说话。但这并不影响大院里的男孩、女孩们每天都盼望着和高爷爷见面,争着和他比试球技。有时,家长甚至是邻居们也会受到感染,参与到练球的队伍中。高老说,经过近一年的练习,确实发现有两三个小孩展现出了比较好的球感。提起这些,他的脸上不禁扬起了几分欣慰。

自从大院里的羽毛球场地建好后,越来越多的孩子们遇到高老都会主动打招呼。有时孩子会说:“高爷爷,我的名字都告诉您一百遍了,您还没记住。”他会笑着回道:“那个动作我也教了一百遍,你也没学会。”边说边笑的高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想来场外的“过招”也是高老快乐的源泉密码。

如今又到了放寒假的时间,高老和孩子们一起在球场的身影又将成为大院内的一道亮丽风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