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园」是如何成为代表日本青春和理想的圣地?近些年「甲子园」的影响力是否有衰弱?

「甲子园」是如何成为代表日本青春和理想的圣地?近些年「甲子园」的影响力是否有衰弱?

都说日本人将棒球视为国球,这当然不只是一个名词而已,据统计,NPB(日本职棒)一赛季的现场观战人次达2400万人,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同为职棒赛事的MLB。要知道,关注过棒球赛季就知道,常规赛比赛是很多的,有很多比赛都是安排在工作日乃至上班时间进行。

自从从美国引进以来,棒球一直在日本受到首要地位的重视。夏甲子园(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权大会)创立于1915年,至今已经有101年的历史了,也是日本高中全国大赛的鼻祖。日本很多其他项目的全国大赛,多在全国高中综合体育大会中进行(简称Inter-High或者IH,这个在《灌篮高手》漫画中有提及),而IH则是1960年代才开始举办。或许也正是因为夏甲历史最悠久的影响,在盛夏举办的各全国大赛,不分项目,大多都被认为是最重要和含金量最高的。

二战日本投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物质比较匮乏,棒球一度成了日本民众的精神寄托。战后举办的首届夏甲子园本来名不副实,是临时安排在另外一座球场进行的。但我今年看某场预赛网络直播时,专题广告透露:也正是这届夏甲,观众场场爆满、座无虚席,如此盛景完全出乎主办方的意外,继而感慨万千。

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水岛新司等先驱甲子园漫画家的作品被改编成动画片在电视上播放,以及甲子园电视转播的逐渐普及(观众通过电视目睹了江川卓这样的“怪物”投手等一代巨星的活跃),甲子园比赛的人气更是达到了一个历史高峰,也就是所谓的“黄金时代”。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日本足球的崛起,棒球的受关注度受到了很大冲击,一度出现了所谓的“野球危机”。但是随着日本国足世界杯梦想的实现,但在世界杯上成绩却屡屡没有新突破,进入本世纪以来,棒球又开始复兴。

(日本人在电视机商店围观江川卓投球的场景。江川卓被认为是甲子园历史上唯一一名投出的直球对方几乎无法打到的球员,高中40多场正式比赛无安打无失分竟有9场之多)。

就总体市场而言,2010年代的甲子园,比起被认为是黄金时代的1980年代,受关注度并没有降低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方兴未艾。2014年,高中硬式棒球部的部员总人数达到了历史新高17万人,这个数据是比80年代更胜一筹的,而历届甲子园的总观战人数(见日文wiki),也是不降反升,比起80年代的水平并没有下降。

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日本人对于棒球的看法逐渐变得理智了。前面说到战后日本人将棒球视为精神寄托,而这在当时的甲子园比赛中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以前,有不少日本的都道县府,还从来没有球队在甲子园夺过冠(当然现在也是),所以甲子园比赛又被赋予了“维护家乡荣誉”的意义,球迷将甲子园球员视为心目中的英雄。

1979年,和歌山的箕岛高中春夏连霸时,曾像职业俱乐部球队夺冠一样,开着大巴在街上。1980年,某东京高中校史首次杀入甲子园时,球队宿舍被狂热的球迷和本校学生围得水泄不通。1986年,德岛的池田高中春甲夺冠,该校决定在市内体育场(而非本校)召开庆功会,而蜂拥而至的数千球迷真的将该体育场几乎坐满了。而同样是该年春甲,被称为”没有希望的弱区“富山县的新凑高中爆冷杀入四强,现场的富山球迷甚至狠命抽打自己脸部,以确认这是事实。东京球迷更是”不甘人后“,1982年,当年少成名的早稻田实高中的天才ace荒木大辅,率领自己高中连续5届杀入甲子园时,现场以他的女性人密为主的欢送人群如波似涛,以至于需要大批警察来维持秩序。

随着甲子园经过了100年的发展,观众逐渐是见得多了,意识到棒球终究只是一项运动,是不能代表一切的,所以近些年甲子园的观赛球迷显得文明理智了许多。甲子园球队仍然会受到热烈欢迎,比如说今年作新学院(也是枥木县)时隔54年优胜,乘坐新干线归家时,就像漫画一样有1000多名球迷在车站欢迎,只是场面没有以前那么夸张了。

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甲子园赛事的受关注度、和群众热情,都是日本其它校园赛事乃至职业赛事难以企及的。由此看来,日本高中棒球运动员经常心甘情愿的为甲子园拼命、甚至不惜拼伤,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2015年的时候,朝日新闻(甲子园创办者、主办方)甲子园100年纪念号杂志,选择了浅仓南当封面,我认为其实就是具备深意的,因为小南代表了理想的应援球迷的形象。正是无数球迷百年来对甲子园赛事的热情和不懈参与,以及小南为代表的无数球员家庭在球员成长经历中的默默支持,甲子园赛事才能一直成功举办到今天。

四千所学校,通过单败淘汰制决出一个冠军。无数十七八岁的少年为了冠军每天训练十小时以上,在35度以上的气温下投球100甚至200。无数名门学校遗憾败退,无数棒球天才败在一颗球的输赢。在最美好的年纪全心全意追求自己的梦想,无论自己还是我们这些观众,都能够收获无数感动

日本人对于甲子园的热爱,让人惊叹。我看到一家六口,父母带着四个6到2岁的孩子来看球;看到前一天晚上就排队买内野票的观众;看到6点多在甲子园外排起的惊人长龙;看到地铁上有人用塑封袋保存的每一天的指定席门票。。。

甲子园的意义,不懂的人会觉得只是一群学生的也许比赛,而懂的人,听到甲子园的应援曲,自然头脑中就响起了那些经典的画面。

如果说,NCAA代表了美国校园体育的激情与热血,那有关日本校园体育青春与理想的最佳代表,就是甲子园了。青春与汗水,泪与燃,整个炎热的夏天在这里激情尽放。

首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不是讲甲子园球场,只讲在甲子园进行的一项比赛,全名“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選手権大会”,简称“甲子园”或“夏甲”。

每年夏天,日本各县的代表球队聚集在甲子园,争夺高中棒球的最高荣誉。在一场场挥洒汗水的激战过后,胜利的学校唱着校歌,带着荣誉和斗志继续前进;失败的球队哭着挖黑土作为纪念,来年再战。

甲子园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不言而喻。这项赛事开展于1915年,距今已有百年,2017年是第99届,明年这项赛事将刚好来到第100届。2016年,甲子园有超过4000所学校的几十万学生参与其中。

正赛开始于每年8月,但甲子园的赛季其实比这更长。日本每个县都会进行淘汰赛,决出一支球队,代表本县出征。全国比赛是在日本职业球队阪神虎的主场甲子园进行,和NCAA类似,甲子园全国比赛也是残酷的淘汰赛赛制。任何时候的一个小问题,可能会让全年努力付诸东流。因此,甲子园的魅力还在于,夺冠的可能是传统强校,也可能是无名小卒,剧情往往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有了这样的关注度,想要去看球的甲子园的观众都需要早早进场,因为去晚了根本没位置,永远满员。观众有各学校来加油的学生和OB(毕业生),朝圣的棒球爱好者,来感受青春的游客。

甲子园正赛期间,电视会不间断播放每一场比赛,报纸会有关于各队的大量新闻,在办公室、街道、娱乐场所,甲子园的话题一直是主流。

甲子园赛事历史悠久,因此相关的活动、传统以及文化也非常之多。这项赛事所承载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一般的高中体育范畴。举一个例子,在日本二战投降日(8月15日)的正午,球员、裁判和观众会进行1分钟默哀。

日本是世界上推广棒球运动最成功的几个国家之一,他们对棒球有特别的情感,国家队叫做日本武士(侍ジャパン)。日本棒球强调团队、纪律、服从,他们会刻苦训练防守和跑垒,力争不出瑕疵。日本教练很喜欢下达牺牲触击的指令,即使是中心棒次,球员也需要随时牺牲自己——虽然数据证明,牺牲打和自由挥击的效率其实差不多。

甲子园作为高中棒球的代表,也一脉相承的体现了这方面的内容。如日本职棒名称上分为一军、二军,一支高中球队亦像是一支军队。甲子园比赛时,监督(即主教练)走上球场只需要几步,但他们不会移动,会叫一个球员(传令)专门传话。

《灌篮高手》是不少人了解日本校园体育的一扇窗户,但由于日本篮球水平有限,实际上,甲子园才真正反映了日本校园体育的全貌。

部内等级森严,低年级学生在前辈面前没有地位,欺凌现象时有发生。监督有绝对的控制权,分配不公、打骂体罚也是见怪不怪。他们的训练刻苦程度远超想象。能够进入甲子园正赛的球队,几乎都是每天5-6小时的训练,全年无休。用漫画《名侦探柯南》的话来说就是:“这是全日本最不服输的人集中的地方!”

甚至甲子园本身就是残酷的,一个王牌投手动辄投100多球,休息不了两天,还要继续出战。甲子园投手被职棒选中后,往往要先休息半年,手臂才能恢复。

当然,在聚光灯下是另一番景象。整齐的队列,激情的对抗,洋溢着青春与活力,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支持者不遗余力的为球员加油打气,让观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校园时代,仿佛置身其中,一起歌颂阳光,一起为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叫好,一起感动流泪。

日本高中的体育部活问题属于成年人,年轻人挥洒青春,即是美好。甲子园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正如甲子园结束后,人们会说,夏天结束了。

能够登上甲子园舞台的球员是幸福的。他们本身有天赋,又付出了非比寻常的努力,配得上目光和称赞。甲子园总会贡献一些职业球员,历史造就的棒球名校如大阪桐荫高等,几乎年年有好的苗子。甲子园表现出色的球员会瞬间变成闪亮的明星。当年的手帕王子斋藤佑树,凭借在甲子园的出色表现,至今仍被球迷和媒体记得。哪怕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那个美好的夏天已伴随他一生。

那些没有这么高天赋、没有这么好机遇的高中球员,为甲子园努力同样是美好回忆。为了梦想他们同样付出了全部,已无遗憾。4000所学校,几十万高中球员,能成为职业的寥寥无几。他们最终会步入社会。为甲子园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滴过的泪,之后也会帮助他们在职场上更好的晋升,这些用人单位也是能看到的。

除了球员们,参赛学校的每个学生都与甲子园产生联系。应援的学生很多,吹奏部要编排曲子,几小时不停的为本校加油;啦啦队要训练有素;后勤要切实到位。就连加油的观众,也要会喊口号,将自己沉浸在球场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足以称之为“青春”的内容。

一直都收藏着旅日作家毛丹青这条关于甲子园的微博,每当盛夏到来之时,都会让人想起《棒球英豪》里的那些阳光下的热血,那些为了进军甲子园的奋斗。

有人问,你看MLB这样的美国职棒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看日本稚嫩高中生们打的甲子园?我想到了《灌篮高手》中,樱木对老爹说着,我最光荣的时刻,就是现在。一个个年轻无畏的灵魂,为一个目标拼上自己的一切,或许,这就是百年甲子园最吸引人的地方。

【相关视频】甲子园全国高中棒球大赛的预赛阶段结束,这也意味着对于很多棒球男孩来说,他们高中最后一个夏天结束了。镜头下他们尽情痛哭,也和队友、经理、教练、家人彼此诉说心扉,许多隐藏已久的情感与话语,在这里喷涌而出。

体育产业生态圈原创稿件,欢迎转发,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寻求转载请添加圈哥微信(ID:tiyuchanyeco)

1.棒球是日本老百姓最喜爱的运动,除了职业棒球之外,民间也有很多自发组织的棒球业余队伍。就高校来说,棒球社是地位很高的社团,往往棒球社的成绩就象征着学校竞技体育的成绩与荣誉。 因此,甲子园不仅是全国高中棒球决赛地,也是高中生体育项目的最高荣誉角逐场,一帮正值花季雨季的少年们,与来自全国的最高水准的选手战斗,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角逐的过程是漫长的高中生涯,少年的那种纯粹的激情、懵懂的爱情凝结成了梦想,甲子园成为了梦想的圣地,通向它过程也是一个美妙的经历和回忆。如果你打过校际比赛,那么你一定懂。

2.甲子园之于高中棒球,正如东京国立竞技场之于高中足球。日本的职业球会的培养体系是在学校,大多数学校高中就拥有半职业化的训练条件和训练体系。甲子园的竞技体系是从地方到全国的进阶模式,各个学校有较为公平和环境和条件参赛,体制更为正规更具职业化,有很多职业球会能从此选拔出优秀的球员。加上悠久历史、市场和受众,甲子园实际上是在大学以前向职业棒球输出人才的最佳试炼场。

足球运动在日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部分青年选择踢足球而不是打棒球,从绝对数量上打棒球的人没有之前多了。但甲子园的影响力不能单纯的以参与运动人数去衡量,它依然是日本高中体育文化的重要支柱,日本高中就有“好孩子打棒球,坏孩子踢足球”的说法。日本人讲求文化信仰,在日本日益增大的工作、学业等压力之下,这种文化影响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应该增加。

记得大阪地铁上几个少年,十三四岁,脸蛋晒的黑红黑红的,说说笑笑,有一个睡死了还差点坐过了站。我就想,这大概就是甲子园吧。

甲子园之于我。是听着棒球英豪配乐的磁带,我穿着丑陋蓝白校服走在上学路上。是每天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仍然告诉自己我我能行。是周围人劝什么年纪该干什么事,我孙子一样点头同意时候心里的倔强。是我勒破了手,也买下一整排我铁定搬不动的棒球漫画。是当终于我站在阪神甲子园站,整个人想哭哭不出的憋屈。

每个人心中都有甲子园,胶着的比分,传奇打者。但她究竟什么样?我决定一探究竟。这地方其实不太方便,离大阪市区还要很远路程,我在大阪只停留一天,而且当天瓢泼大雨,一个人坐在地铁上,窗外雷电交加,日本人民的英语水平不用指望,我曾经想过要不就算了。

下了车,一副与世无争的小城市模样。但是会发现野球文化已经深深融入于此。甲子园幼稚园,甲子园小学校,甲子园汽车站。

经过一片樱花小径,美不胜收。对天发誓我平时一直是个内心高冷,宠辱不惊的事逼。一个人从东京走到这里。怕冷穿了羽绒服,怕水穿了人字拖。雨大到打伞基本没用,对着装挑三拣四的人却被风刮得毫无优雅可言。

这是上杉达也的甲子园吧?这是地铁上那些少年们的甲子园吧?这就是甲子园,傻瓜。

阪神主场很大,很遗憾的是当天没有赛事,无法进去,只在甲子园历史博物馆逛了下。野球文化对于日本人民,恐怕只有亲自去看看才能感受。

———————————-额外说两句——————————在巨蛋看了场阪神Tiger VS 东京Giants,当天是工作日,大部分球迷穿着西服直接奔东京巨蛋,随处可见面目严肃的爸爸级球迷,脖子上挂个特别出戏的应援毛巾。呼啦啦的球迷从四面八方汇聚,我都不用查地图,跟着人群就好了,场面非常震撼。球迷数量势均力敌,甚至阪神球迷还要多一些,我惊奇在东京的大阪人还真是多。。。。

此时的我还在巨人队这边。本来是支持东京的,嗨都是眼泪不说了。最后倒戈了。

坐在爷爷叔叔中间,听他们高谈阔论,和可爱的服务生买500yen一杯的啤酒,专属于棒球场的嘈杂噪音,那必将会是终生难忘的记忆。甲子园!下次见!——————————————————————————-友情提示东京大阪人民在野球上关系微妙。可以参考北京上海足球队。本人穿着一身阪神Tiger的衣服走在东京街头,想想实在无畏(中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